衡陽新聞網
滾動新聞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專題欄目 > 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 > 正文

電商賦能 鄉村蝶變

2020-07-28 10:24:04  來源:光明日報  
分享到:
 

  【轉運】光明日報記者 王建宏 張文攀 陳鵬 李晉榮

  長期以來,因大山阻隔、交通不便,在寧夏偏遠地區,企業進村下鄉送收快遞量少價高,羣眾到鄉或進城投取快遞路遠費時,造成農貨出山受阻、網貨下鄉困難。“下行貴、上行難,雙向不通”嚴重影響着這裏羣眾的生產生活。

  2015年以來,寧夏商務廳創新實施農村電商“築夢計劃”,建成覆蓋廣泛的農村電商公共服務體系,建立銜接暢通的物流配送體系,全區鄉村服務站點達1209個,在全國率先實現電子商務進農村省域全覆蓋。因電商賦能,寧夏的鄉村生產生活方式正在經歷着一場深刻蝶變。

  暢通雙向流通“微循環”

  7月13日,記者從彭陽縣農村電商大數據平台上看到,今年以來,全縣上行快遞包裹435692個,下行快遞包裹1622368個,總數205萬件,同比增長53.4%。

  而在2017年,全縣上行快遞包裹數量僅為1000多件,2016年以前,這一數據幾乎為零。

  “以前家裏的農產品得拉到鎮上和縣城去賣。現在村裏的電商服務站都收了,就地發貨,不僅能賣好價錢,我們也省心多了。”在彭陽縣城陽鄉溝圈村電商服務站,前來排隊發貨的村民劉建發説。

  在彭陽縣電商物流快遞分撥配送中心的分揀車間,分揀員站在傳送帶兩側,麻利地將成千上萬件包裹分揀到相應區域。該中心由三泰物流快運有限公司統一運營,整合6家快遞公司資源,實行統一驗視安檢、集中分揀配送、週轉保鮮貯存,日進出量達1.2萬件。

  石嘴山市平羅縣陶樂鎮廟廟湖村電商服務站前的小廣場上,10多位網絡主播熱情推介,富硒大米、沙湖辣椒醬等當地農特產品不斷被網友加入“購物車”。

  近年來,寧夏堅持打通農產品上行“最先一公里”和工業品下行“最後一公里”,清除“淤點”、打通“堵點”、解決“難點”,鼓勵縣域快遞行業集聚和整合資源,提升行政村快遞通達率、投送頻次和網點快遞收發兼容度。截至去年年底,全區建成15個縣級物流配送中心,2047個行政村全部實現直接通郵、快遞服務鄉鎮覆蓋率達到100%,暢通了城鄉雙向流通的“微循環”,更多的優質資源要素逐漸向農村鋪展。

  激起農民思想“千層浪”

  互聯網在農村紮根,傳統意識和新思想“狹路相逢”,在農民中引發“頭腦風暴”。

  “剛開始,村裏多數人不相信網上還能買東西,後來聽説我在網上接單銷售中藥材,更覺得不可思議了。”今年44歲的黃仲玉是彭陽縣城陽鄉溝圈村電商服務站負責人,也是村裏的中藥材種植大户。在他的傳幫帶後,村裏一些膽子大的人也跟着“試水”。

  電子商務,猶如一塊巨大的石頭,在投進農村的那一刻,激起了“千層浪”。對此,中衞市中寧縣太陽梁鄉紅崖養鵝專業合作社的負責人汪毅有真切體會。

  今年年初,因受疫情影響,合作社大量鵝蛋銷不出去,汪毅一籌莫展。3月上旬,中寧縣商務和投資促進局工作人員上門服務,嘗試幫他在互聯網上找銷路。

  “都説現在網上交易很方便,買賣雙方不見面就把生意做了,可誰敢輕易相信啊。”當汪毅聽説他家的鵝蛋可以拿到京東的寧夏特產館去賣時,擔憂不減反增。

  面對十幾頁合同的上百項條款,特別是涉及鵝蛋運輸破損引發的損失承擔問題,汪毅坐不住了,“咱們又不懂這些,説是要保證質量和包裝萬無一失,快遞費也要算進去,咋能賺得了錢?”

  籤還是不籤?汪毅陷入兩難。恰逢在北京念大學的兒子還沒開學,拿着合同琢磨了幾天,替父親做出決定:合同得籤,但要把合約時間縮短到3個月,見到了收益再續簽。

  抱着“背水一戰”的念頭,汪毅的鵝蛋終於“上網”了。剛開始訂單不多,但每天都在增加。6月份銷售額7000多元,到了7月份,就增加到兩萬元了,他家的鵝蛋還一度上了京東同品類商品搜索第2名。汪毅説:“現在看,網上銷售這個路子是對的。但剛開始得有人引導,只要能見到收益,老百姓肯定願意去試。”

  這幾年,寧夏積極引導傳統涉農企業“觸網”營銷,支持返鄉大學生、農村青年等個體依託電商創業興業。在“領頭雁”的帶動下,思想深處經過革命性轉變的廣大農民,在認同中體驗並參與電子商務的發展,農村電商隊伍不斷壯大、實力不斷提升、活力不斷增強,打造了一批有影響力的本土電商企業。他們,逐漸成為脱貧攻堅和鄉村振興的生力軍。

  掀起草根創業“新熱潮”

  “我創業,我驕傲。大家好,我是寧夏‘草編哥’孫磊,在我身後,青海格爾木客户訂購的防沙固沙草簾正在裝車中。”80後小夥、寧夏德琴農業科技開發有限公司負責人孫磊一邊將草編產品裝車發貨,一邊在快手、抖音等平台直播。

  孫磊出生在靈武市郝家橋鎮王家嘴村,父輩一直從事草編加工生意。2008年,孫磊在網吧無意點開了“阿里巴巴免費註冊公司”的鏈接,便嘗試註冊了公司併發布了自家的草編制品。不久後,他接到來自“西氣東輸”工程某項目組負責人的電話,計劃訂購80萬條草編袋。“這是我們村當時一年的生產量,我高興得不得了。”孫磊説,此後利用互聯網的傳播力,他相繼拿下了甘肅、青海等地上千萬元的訂單。

  2018年,寧夏解憂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為孫磊設計了“草編哥”卡通形象註冊商標,通過微信、抖音等網絡平台傳播。如今,孫磊的寧夏德琴草製品產業專業合作社99%的銷售額來源於電商平台,每年成交額3000多萬元,不僅帶動周邊羣眾以秸稈回收代替焚燒,還吸納了600多人就業,“現在不用到處跑市場了,在網上發些視頻就有客户聯繫下單。通過電商,草編冷門產品成了熱門。”

  在吳忠市鹽池縣,一個由年輕團隊註冊成立的寧夏西鮮記科技有限公司,5年來深耕鹽池灘羊產業鏈,精準打造灘羊品牌故事,與盒馬鮮生等開展合作,通過線上直播、線下引流試吃等,去年銷售額突破4000萬元。疫情期間,西鮮記的銷售額持續增長,僅今年上半年就超過了5000萬元。

  近幾年,隨着電子商務在農村的“星火燎原”,一支“下地能彎腰、上桌點鼠標”的新型農村電商隊伍快速發展壯大。他們中有“草編哥”孫磊這樣市場經驗豐富的年輕人,也不乏土生土長的60後、70後農民。

  “訂單跟着季節走,前段時間紅梅杏比較火,這幾天中藥材的發貨量上來了。我自己基地的貨不夠賣,還幫周邊農户銷售。”袁武説,他和朋友流轉了村裏1000多畝地,種植柴胡、黃芪、板藍根、土豆、雜糧等,他一年的純收入超過10萬元。在小灣村,不少村民將撂荒的土地重新種上中藥材,還學會了通過互聯網銷售農產品。

  電子商務低成本、高效率的創業優勢,推動越來越多鄉村產業和農貨“觸網”。寧夏商務廳黨組書記、廳長徐曉平説,寧夏利用閩寧對口扶貧協作機制、央企定點扶貧機制等,大力支持特色優勢產品通過電商拓展國內市場,打造特色網貨品牌,探索建立了“企業+合作社+農户+電商”的電商扶貧模式,促進了農民增收、農業增效、農村發展。今年上半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嚴峻的形勢下,寧夏農村地區網絡零售額逆勢上揚,實現50.03億元,同比增長14.18%。

  《光明日報》( 2020年07月27日0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