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陽新聞網
滾動新聞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頭條新聞 > 正文

向總書記報告丨走出趙家窪

2020-12-01 14:39:08  來源:央視新聞客户端  
分享到:
 

初冬,通往趙家窪舊村的沙石土路旁,油松青翠,裝飾着曾經裸露的黃土與山地。

2017年6月21日,正是沿着這條崎嶇的山路,習近平書記驅車來到山西忻州市岢嵐縣趙家窪村考察。他接連走進劉福有、曹六仁、王三女三户村民家中看望,詳細察看他們的生活環境,詢問家庭收入支出和致貧主要原因,與大家拉家常。

△微視頻丨走出趙家窪

趙家窪村是呂梁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的深度貧困村。山大溝深、土地貧瘠,一間間土坯房依山而建。生存環境惡劣和深度貧困交織,這裏“一方水土養不好一方人”。

在趙家窪村調研後,習近平書記主持召開深度貧困地區脱貧攻堅座談會,強調要“集中力量,找對路子,對居住在自然條件特別惡劣地區的羣眾加大易地扶貧搬遷力度”,堅定信心攻克深度貧困堡壘。

△山西省岢嵐縣廣惠園移民新村

2017年9月,趙家窪整村實現易地扶貧搬遷,原址復墾、退耕還林,荒山坡地披新裝。趙家窪村民走出貧瘠,在縣城廣惠園開始了不一樣的生活。

上午10點,燦爛的陽光驅散涼意,灑向岢嵐縣城裏的廣惠園小區。老人們不約而同聚攏在小區的樓下,一邊曬太陽一邊聊着天。

71歲的王三女今天沒有外出。她一早吃過飯,在家等待家庭醫生上門。“昨天手腳不知為甚,有些腫。睡了一覺,今天好多了。不過陳書記不放心,還是聯繫了醫生來給我檢查檢查。”

△家庭醫生上門,為王三女(右一)送藥、做檢查。

王三女年輕時患上風濕性心臟病和高血壓,這些年又引發慢性支氣管炎。雪上加霜的是,前些年丈夫、兒子相繼離世,兒媳婦也離了家,她獨自一人拉扯患有殘障的孫子、孫女,生活極為艱難。

2017年到趙家窪村考察時,習近平書記走進王三女家,安慰她好好生活,並叮囑當地幹部安排好她孫子和孫女的特殊教育。

為防止“病根”變“窮根”,岢嵐縣制定了24種重特大疾病集中救治、52種慢性病服務保障計劃。在被認定、辦理“慢性病醫療保障幫扶”後,家庭醫生會定期上門給王三女送醫送藥。

王三女感慨地説,“以前住在趙家窪,看醫生是大難題。現在搬出山溝溝,看病也有好政策,心裏踏實多了!”今年1月,王三女因腦梗住院10多天,醫藥費報銷了90%。

△搬遷至廣惠園當天,收拾完行李,趙家窪村村民放起了鞭炮,和舊村莊告別。

王三女口中的陳書記,是趙家窪村的第一書記陳福慶。

2017年9月22日,包括王三女在內的趙家窪村最後6户21名村民,搬進了廣惠園移民新村。“脱貧不脱政策,脱貧不脱幫扶。”陳福慶和扶貧工作隊同事“移師”到廣惠園移民新村駐村工作站辦公。他們平日會時不時到老鄉們家中看望,繼續當好“羣眾離不開的貼心人”。

△對於不會使用智能手機的王三女(左一)來説,陳福慶就像“郵遞員”,通過他,自己就可以遠程看到孫子孫女。

在工作隊的幫助下,王三女的孫子、孫女被送到特殊教育學校學習。“如今兩個孩子不僅白淨了,還一年一個樣,學會了不少東西,現在問話也能答個七七八八。”在檢查完血壓等項目後,王三女接過一旁陳福慶遞上來的手機,翻看着學校老師新傳來的孩子近照,欣喜地説。

從土坯房搬進了新樓房,家庭醫生定期上門檢查,孩子們的將來有了着落……王三女的臉上少了愁容,愛美的她給自己購置了一頂假髮,説是冬日裏又好看又暖和。

説起搬進城裏的生活,楊大嬸搶先説:“以前在家,做飯、幹家務就是個體力活兒。打水、背草、砍柴、伺候牛,活計不輕省。現在好了,一天三頓飯,一擰開水龍頭就有水。一出門就有賣菜的,我們出門掃街回來順便就買了。”

“那會兒我們常説‘刨個窩窩,吃個饃饃’,幹活兒免不了與水、土打交道,風一吹,雙手皴裂。加上種地要看老天爺的臉色,得花大把大把力氣,結果這些年腰間盤突出等各種毛病都找上了門。”説到現在的好生活,劉福有也敞開了話匣子:“不過現在好了,我們每天只需要用大掃帚把柏油路掃乾淨就行,手不用沾水,也不用抹油來預防皴裂了。”

△吃過午飯,劉福有和老伴楊娥子一起出門、打掃街道。

搬遷後,在扶貧工作隊的幫助下,劉福有和老伴當上了保潔員。劉福有笑呵呵地説,“我倆每天固定時間出門,中午回家做飯。責任區範圍不大,不出1個小時就全部掃完了。下午回到家,還不耽誤看《新聞聯播》。屋裏冬天有地暖,一進門就暖烘烘的。”

劉福有的新家是75平方米的兩室一廳,南北通透,光照充足,乳白色的地板磚映襯得家裏亮亮堂堂。過去30年沒動過土木、一分錢恨不得掰八瓣花的他,“沒花一分錢就住上了新樓房,連傢俱也給配齊了!”

△住進新樓房,生活有保障,劉福有喜歡上了養花,一屋的淡紫深紅,一屋的勃勃生機。

客廳牆上,掛着總書記坐在劉福有家炕頭手拿《扶貧手冊》與老兩口嘮家常的照片。“看到這個照片,心裏暖暖和和。”劉福有回憶説,總書記招呼他們老兩口在自己身旁坐下説,“來,咱們拉拉話。”從種地、旱情到打工,總書記都細緻詢問,關切一家人最重要的生計。

扶貧公益性崗位,讓搬進城“閒下來,渾身不得勁”的趙家窪村民,從輕省活計中找到了勞動帶來的幸福。

“現在村裏的地都流轉出去了,每畝地每年還有300元的租金。最讓人高興的是我還在城裏找到了一份新工作,每個月2800多元的工資,比過去一年賺得都多!”曹六仁掏出了自己的記事本,上面有賬單、有感悟,記錄得密密麻麻。

曹六仁一邊翻看,一邊算起了收入賬。“打工加上各項補助,我和老伴一年總收入6萬多元。”

“這句‘沒有永遠的貧困,只有永遠的勤勞’是我給自己打氣時經常唸叨的。”曹六仁指着本本上的一行字説。

△曹六仁翻看着自己的記事本,細數着自己的收入項。

曹六仁家裏六口人,只有他一個勞力。當年因為交不上一塊錢的學費,他早早離開了學堂。等成了家,有了孩子,曹六仁下定決心,就是吃糠咽菜,也要讓孩子念成書。四個孩子也爭氣,在扶貧政策的幫助下,都有了好學業、好出路。

從“子孫無錢難更難,養育四子苦難堪”到“沒有永遠的貧困,只有永遠的勤勞”,曹六仁翻看着筆記本上記錄的過往,嘴角上揚,“以前覺得‘滿頭烏雲’活不出個樣,現在日子是越過越敞亮!”

“我從來沒有想到過習近平書記能到我們趙家窪村,更沒想到過總書記還坐在炕沿上跟自己嘮家常。在總書記的關懷下,我們住進了城裏的房子,還有了固定工作。人是要感恩的。”

△曹六仁在玻棉廠生產線上忙碌着。

從趙家窪搬進廣惠園,曹六仁被安排到玻棉廠上班。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發時,他給武漢捐了3000元錢,“國家讓我們過上了好日子,咱脱了貧,也要為國家盡一份力。”

三年來,岢嵐縣大力引進勞動密集型扶貧企業,完善公共服務等幫扶政策,大力實施“人人持證、技能社會”工程,確保每個搬遷户至少一人實現就業,平均每年轉移農村勞動力就業6679.8人次,其中貧困勞動力4697人次。

2019年,岢嵐縣貧困户人均可支配收入13002元,較2014年增長2.69倍。今年,全縣23户48名未脱貧人口全部脱貧,516户1094人“兩類户”全部解除預警,8423户19823名脱貧人口持續鞏固不返貧,穩步邁向全面小康生活。

△沙棘廠、箱包廠……岢嵐縣越來越多的百姓在家門口就業,實現脱貧致富奔小康。

搬出窮山溝,過上好生活。

趙家窪原址上,復墾種植的油松,已鬱鬱葱葱。收穫後的穀子地旁,時不時有蜜蜂聚向觀賞用石臼的凹槽,山谷一片寂靜。城裏的廣惠園,承載着趙家窪人的新夢想,熱鬧祥和。

“讓貧困人口和貧困地區同全國人民一道進入全面小康社會,是我們黨的莊嚴承諾,不管任務多麼艱鉅、還有多少硬骨頭要啃,這個承諾都要兑現。”習近平書記在趙家窪考察時的殷殷囑託,正激勵着走出趙家窪後的幹部羣眾“擼起袖子加油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