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陽新聞網
滾動新聞
您所在的位置轉運 > 衡陽影視 > 衡陽視聽 > 本土新聞 > 正文:

衡陽紅色軍休故事百人講(3)丨肖霞芳:西藏戍邊二十四年

2021-08-04 20:46:44  來源:中國衡陽新聞網  
分享到:
 

肖霞芳:我1954年志願入伍,1959年入黨,黨齡62年,算是個老黨員了。1956年,我從蘭州空軍司令部調到藏北地區執行修建西藏第一個機場的任務,當時的領導説,去吧,在那裏幹三年,就可調回西安,但後來的情況不是這樣,不是三年,而是二十四年,我才離開了西藏。

在這二十多年裏,我參加過1959年的西藏平叛,1962年的對印自衞反擊戰。還參加1960年藏北牧區的民主改革。文革後期,參加“三支兩軍”在地方工作了三年多。幾十年為保衞邊疆建設西藏,艱苦奮鬥奉獻青春,立過功,受過獎,因公負傷,成了六級殘疾軍人,成為一個“生在西藏,死在西藏,埋在西藏,長期建藏”(這是當時西藏軍區領導提出的口號)的老西藏(簡稱“老藏”)。我為自己能成為一個“老藏”而感到驕傲與自豪。那麼“老西藏”的精神是什麼呢?概括起來就是:“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鬥、特別能忍耐、特別能團結、特別能奉獻”。這種精神,是我黨我軍在幾十年的革命實踐中產生出來的。

西藏是個好地方,但又是一個艱苦的地方,在這裏工作和生活必然會遇到很多困難和考驗。

一是海拔高,氧氣少,有高原反應。這是一個避免不了的現實問題。我曾在海拔4230米的藏北當雄草原生活過十年,在海拔4500米的那曲草原生活過一年多,我去過唐古拉山煤礦,那裏海拔5200米,那個地方寸草不生,光禿禿的,那裏的積雪終年不化,三伏天屋檐上掛着冰簾子,人們圍着火爐烤煤火。我還去過海拔5300米的甘巴拉空軍雷達站,那裏更是一年四季冰雪不化。過去雷達站的工作人員實行兩班倒,一班在山上值班,一班在山下修整,現在改成遙控操作,只留極少數人在山上執勤。缺氧是什麼滋味,去過這些地方的就知道了。我這一輩子比生活在內地的人少吸了多少氧氣,根據海拔高度和居住時間長短就能計算出來了。

二是交通不便。50年代從青海西寧乘車到拉薩兩千多公里要走20來天,從家裏往返一次,要花兩個月時間。寄信、取信或發個電報要到150多公里遠的城市去辦理,回家探親,只能搭乘汽車部隊的便車,有時一等就是幾十天。頭次進藏,要自帶帳篷,自己做飯。

三是工作和生活條件差。住帳篷,燒牛糞,喝冰山雪水,沒有青菜水果,氣候嚴寒,冬季零下20多度,風吹石頭跑,四季穿棉襖,對象不好找。為了改善生活,我們曾下河抓魚,上山砍柴,開荒種菜,節假日、星期天搞勞動生產,已成習慣,幾十年如一日。

四是探親難,顧不了小家。部隊規定,幹部兩年內探親一次,但特殊情況三年也難得探親一次。家裏父母去世或生病,妻子生孩子,都沒有回家看望。我和妻子分居二十多年,僅探親兩次。一次去西藏探親,在成都等飛機花了45天,回家時又在拉薩等了一個月。探一次親,花了三個多月,妻子耽誤了工作,孩子耽誤了上學。

五是在牧區搞民主改革,生活艱苦。1960年夏季,組織上決定派我去藏北牧區搞民主改革,地點是一個牧區小村莊,這個村離公路有幾十公里距離,騎馬要走一整天。在去村子的途中,馬踹着了老鼠洞,我從馬背上摔到了馬脖子上,頭碰到了石頭上,頭破血流,很難受。剛一進村,一條碩大的藏獒,掙脱鐵鏈,竄到翻譯達瓦的背上,從頸部將棉襖撕成兩半扯了下來,差點將其脖子咬斷,幸得村裏一個藏族姑娘奮力衝上前來,將藏獒用鐵鏈套住,緊緊抱住它,才避免了一場災難的發生。在村工作期間,組織上要求,必須與牧民實行“三同”,即同吃同住同勞動。所謂同吃,就是和牧民一樣,吃酥油、粘粑、喝酥油茶。這些對於漢族人來説,是難以適應的,記得工作人員中有個軍醫,他一吃酥油就嘔吐。吃粘粑也難以嚥下,實在飢餓了,就去野外找蘑菇、野菜充飢,差點中毒出事。同住,就是和牧民住在一個帳篷裏。剛進村時,我和翻譯住在小溪邊的一頂自帶的小帳篷裏,沒有安全保障,有時深更半夜會突然醒來,拔出手槍,緊握手榴彈大叫一聲,有些緊張恐怖。有對青年牧民夫婦,看到我們這種情況主動要求我們住到他們的草坯屋裏去,那是一間不到20平米的草坯房,很簡陋,房子裏沒有傢俱,空空的,被子牀鋪都沒有,只有一個水壺和幾個瓷碗。房子只有一個門出入,上面用草坯蓋頂。青年夫婦叫我和達瓦住在裏面,他們夫婦住在門口,這樣安全多了。我很感激這對青年夫婦。

同勞動,就是和牧民一起拾牛糞,用手抓牛糞,把牛糞拍貼在牆上或地面上,把牛糞曬乾。牧民沒有煤和柴,牛糞是主要的燃料。其他勞動就是放牛放羊、擠奶、打酥油茶,樣樣都得學着去做。

三個月的同吃同住同勞動,增強了軍民之間、藏漢之間的感情,使黨的政策更加深入人心。有個牧民姑娘叫卓瑪,她家五姊妹都是尼姑,小妹只有十九歲。卓瑪喜歡聽工作隊員宣講黨的政策。為了測試這位小姑娘理解政策的程度,通過翻譯問她學了些什麼,她都説出來了,也都説對了。她説,她喜歡共產黨,喜歡解放軍。她説共產黨好。她經常把她家裏的酸奶送給我們吃,五毛錢一大缽。卓瑪成了民主改革中的積極分子,進村時,奮力抱住藏獒的正是這位姑娘。那個村雖然偏遠貧困,但那裏的牧民兄弟姐妹,都成了我的親人,那個村也成為了我的第二故鄉。

在雪域高原幾十年,為保衞邊疆,為建設社會主義新西藏,我經歷了許多,付出了不少,但我無怨無悔。使我高興的是幾十年後,西藏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現在的西藏是人們嚮往的,經濟繁榮,生活富裕,社會安定,環境優美的社會主義新西藏。艱苦的環境,磨練了我的革命意志,更使我進一步加深了對“黨的利益高於一切”的理解。你是共產黨員,就必須吃苦在前,享樂在後;你是共產黨員,在困難面前就要敢於擔當,樂於奉獻;你是共產黨員,就必須衝鋒在前,毫不膽怯;你是共產黨員,就必須哪裏需要去哪裏,越是艱險越向前。這就是一個共產黨員的黨性所在。

(講述:肖霞芳 整理:歐陽勝梅 圖片:夏森林 視頻:周孝芳)

人物簡介:

肖霞芳1935年11月生

個人簡歷:

1、1954年7月在湖南湘鄉第二中志願入伍空軍第二預校

2、1955年8月在蘭州軍區空軍司令部氣象處工作

3、1958年3月在空軍當雄場站譯電員

4、1976年3月在空軍拉薩指揮所後勤部政委

5、1981年10月任廣州軍區空軍衡陽幹休所政委

6、1986年2月批准退休

個人榮譽:

1、1960.10在空軍當雄場站因工作好,榮立三等功一次

(資料提供:衡陽市退役軍人事務局)